您好,欢迎光临西河阳古村落! 服务电话:0535-8561401
民间习俗

龙口(黄县)传统年俗

来源: 时间:2013-01-25 14:27:12 次数:

■二十三,辞灶天

农历腊月二十三,习称小年。这一天,家家要“送灶王爷上西天”,俗称“辞灶”。现在人们一般在灶台前供一碗蒸熟的黄年糕(用糯小米做的年糕),据说这年糕可以粘住灶王爷的嘴,让他上天后不说人间的坏话,供的时候嘴里还要念:“上天言好事,下界降吉祥。”

从腊月二十三日起,讲话就要特别讲究,比如下水饺时,如果饺子破了,不能叫破,说“饺子挣了”,预言来年挣大钱。

■二十四,拉大字

大字,就是春节时贴的门对子上的字。农历腊月三十,家家都有贴春联的习俗,就连学校、商号、机关、庙宇、祠堂(家庙)等公共场所也要贴对联。

旧时,农村有文化的人较少,过年往往请私塾先生拉对子。龙口市区卖对子的摊位集中在日本领事馆南面的宝善街上,与卖年画的画棚子紧邻,一副副对联悬挂墙上,在风中抖动,似跳跃的一簇簇火焰,煞是好看。

■二十五,做豆腐

腊月里,龙口几乎家家都要做一包豆腐,因“腐”与“福”谐音,农家自制豆腐自然有祈福之意。

做豆腐,要提前一天晚上把黄豆泡上。农家磨豆子,或使用自家拐子磨,或借用豆腐坊的水磨。磨出的豆浆兑水,放到锅上淋。之后,加火烧开锅后,舀到泥盆里。接下来,到了做豆腐的关键环节———加卤水。农妇们将买来的黑黢黢的卤水块化开,一边用勺子舀到泥盆里,一边不停地搅拌,直到水浆分离、汤变得清晰。卤水加得合适,豆腐软、嫩、滑,口感好。

正月里是豆腐大显身手的好时候。家家户户用白菜、豆腐、宽粉条、肉片做成一道丰盛大餐来招待亲朋。豆腐的做法不同,风味各有千秋,有砂锅豆腐、虾酱炖豆腐、雪里蕻炖豆腐等等。吃素的人家,更是推崇豆腐。

■二十六,割年肉

到了年根底下,百姓家家拐着个小篓,到肉摊上去采办年肉。那时,按照买卖双方都认同的消费准则,除猪头、四蹄、内脏外,其余部分连骨头带肉一块卖。猪前槽肉内含前蹄腿骨,后肘肉内含后蹄腿骨,前蹄腿骨通常被估为七两重(旧制,一斤合十六两),后蹄腿骨通常被估为八两重,故有“前七后八”之说。

龙口民间有句老话———“剁馅的包子,沙(音)馅的饺子”。包包子的白菜切成方块,故肉馅也切方块,肥肉瘦肉掺和一起。包饺子则不同,肉馅大多采用瘦肉,先把肉切成细条,再横切成小肉丁,中间绝不动刀剁,此调馅法称沙(音)馅。据说,用这种方法调出的肉馅包饺子味道上乘,论营养论味道,今天用绞肉馅包出的饺子只能甘拜下风。

■二十七,宰公鸡

俗语说:“难过的日子,好过的年”。农家即使平日里过得再拮据,到腊月二十七这天,无论如何也要杀一两只公鸡。收拾干净后,将鸡连同猪蹄、猪头、骨头等用热水氽一下,去掉油腥味,下锅煮熟,仅留出鸡大腿等,待正月里用鸡丝凉拌白菜心或菠菜,余下的鸡皮、鸡骨头连同猪蹄骨、棒子骨、猪皮等重回锅熬“冻儿”(龙口人称为“扎”)。

过惯了清苦日子的百姓,逢年过节依然保持节俭之风。龙口有句俗话:“吃鸡头,会梳头;吃鸡爪,会补袜。”其实,就是长辈告诫家里的女孩从小养成节约美德,将来方会勤俭持家。

■二十八,把面发

胶东有过年有蒸大饽饽的习俗,带枣的称为大枣饽饽,不带枣的称为光头饽饽,大饽饽是发面做的,“枣”与“早”谐音,这其中承载了农家希望“早发”的美好愿望。

做大饽饽头天晚上就要发面。面发好以后,和上碱,就可以揉面。揉面可是个技术活儿,人跪在炕上,肩、臂及双腕要协调,方能揉出柔软富弹性的面坯。用小手指在面坯顶部及四面抠出“鼻儿”,将切好的枣放进去。大饽饽做好,放到炕上,扣上笸箩“长着”。锅底已架上木头烧火,只等水开装锅。

有经验的女主人一看大饽饽外皮透亮就开始装锅,边装锅,边用新炊帚蘸水往大饽饽外皮上洒一洒,最后用碗或玉米皮盛块肥肉放在篦子上,罩上笼头开始蒸,这样蒸的过程中油气落到大饽饽上,蒸出的大饽饽发亮。

民间蒸大饽饽时,忌讳外人进家,怕“踩装”。有的人家关上门,有的在门后放一把笤帚,以扫除外人可能带进来的晦气。蒸好的大饽饽裂成瓣,要说饽饽“笑了”。除蒸大饽饽外,农家还要蒸些菜饽饽、豆饽饽、面鱼、蒸饼,桃、圣虫以及太阳饼等,寓意年年有余,增加喜庆气氛。

■二十九,全都有

农家过年,蒸、煮、炸、炒,一切吃的都置备齐全。穿的当然也马虎不得。经济宽裕的人家早就到龙口街上的“公合昌”等绸缎庄去扯回布料,给家人添置新衣物。棉袍、棉裤、坎肩、鞋袜、帽子、斗篷、虎头鞋……全家人的穿戴都是女人平日里用手一针一针缝的。穷苦人家虽不能年年添置新衣服,但过年的衣裳也洗得干干净净。

旧时过年,百姓重视家祭仪式。鞭炮、爆竹等要备齐,过年用的香、纸、蜡、锞也要提前备齐。普通人家腊月里到集上去买神香,商号家用的神香则由芦头香铺推着笨毂辘车送上门来。

每到腊月里,龙口街的馃子铺就雇人做蜡烛,制蜡烛的油烧热后,工人们将卷得如同筷子粗细的灯心草往油里一蘸,蘸上一层油,凉透后再蘸一遍,最终层层包裹,待其凝固后,用红颜色对上川溅(音),写上字,用金水刷上。一包一斤,用毛头纸包好,任顾客挑选。

■三十下黑儿满街走

腊月三十早上,家家捞圣饭。捞圣饭是指将小米淘出来,烧开锅后,打到盆里,手蘸着凉水箍起来,放到碗里呈一个圆形,将圣饭分别摆放在家堂、财神、天地、灶神等神位前,插上筷子以及桃树枝,以示吉祥。

三十中午,各家都打出了浆糊,开始贴对子。大门、进间门、厢房门、院门一并贴上。有牲口的人家还在畜栏贴上“六畜兴旺”,在马车上贴上“日行千里”,室内贴“抬头见喜”,石磨及水缸上贴“福”,钱柜上贴“金玉满堂”,屋内贴年画、贴窗染花。各家照壁上要悬挂灯笼,寓意五谷丰登。街门上要挂过门签,门吊子,门上插桃树枝。

三十下午,各村的家庙收拾干净,贡品摆放妥当,宗谱请上,烛台、香炉也摆上。傍晚,家家户户都带鞭炮、香、纸等,提着灯笼去自家茔地上坟,请天地老母回家过年。因上坟回来天色已黑,故有“三十下黑儿满街走”的说法。吃过晚饭,各家将诸神请回家设供。

自接神之后起,各家均不再开门,不能泼水,寓意财不能外流。除夕夜,合家人不乱说话,也不干活,刀剪等利器也不能动,只怕惊动诸神。而且,除夕之夜,各家供桌上的蜡烛和香火要燃亮一宿,这一天晚上要辞旧迎新,即传统意义上的守夜、守岁或坐年、熬年。'

 过年的高潮从大年三十中午开始,按规矩,中午小家庭们可以分别吃年饭,到晚上则要大家庭聚在一起吃,一起看春节晚会。在龙口,家家户户过年时都要吃一种特殊的菜———隔年菜,用大白菜、豆腐、海带、猪血一起炖成的,这种菜不能一次吃完,得从头一年年尾吃到第二年年头,大概就因为跨了两年,所以才被称为“隔年菜”,寓意年年有余。

过去,小孩子给长辈拜年是要磕头的,这几年除了给本家爷爷辈拜年外,都免了磕头的规矩。而有一种情况是非磕头不可的,就是给本家长辈的供桌磕头。过年期间,各家得专门开辟一个房间,为长辈设供桌,上面供长辈牌位、设各色供 品,供桌下设蒲团,供本家小辈们磕头,磕头要磕4个,姿势还有特别的讲究。

过年吃饺子是北方人的习俗。胶东民间在除夕有守岁的习惯。大年三十晚上辞旧迎新,一定要吃饺子,在众多的饺子中只包上几只带有硬币的,谁吃到了这样的饺子就预示着在新的一年里会交好运,有吉祥之意。 此外,在“初五”这天一定要吃饺子,也称“破五”,就是把饺子咬破,寓意将不吉利的事都破坏,有驱灾避邪之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