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,欢迎光临西河阳古村落! 服务电话:0535-8561401
方言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» 民俗风情 » 方言  

方言

伙计:这是黄县话中经常放在人称或指示代词后缀的附加口语,单从字面讲伙计与哥们,弟兄,老哥[弟]相仿,但其既可单独作为熟人间的打招呼语使用,更多则常附在代词之后,如“你这伙计...,那伙计...,我说伙计...”等,则据不同语言环境和语气,带有褒贬赞怨及中性等不同感情色彩的。

拙索喽或踢蹬喽:即糟蹋了,麻烦了,糟糕了等无奈,同情,惊叹,担忧之意,一般也与“毁喽”混用。若单纯表示糟蹋浪费之意时,也用遭际喽或遭颓喽;真能拙:一般表示小孩真淘气,但“穷拙或胡拙”,除仍有顽皮“能拙”意外,还表示成人胡作非为或瞎折腾胡捣鼓等效果不良行为。

抠嗖或扣扣嗖嗖:即小气或小心眼或干活磨蹭;得嗖或得得嗖嗖指过分张扬不稳重老练,一般多对女人轻浮而言;女人轻浮也专用“浪”称。另外“爹习”或“爹爹习习”,也常用于表示得嗖的意思。

好齐成:即人或物没毛病;刮净或刮刮净净:也有没毛病意思,但多指活做得好挑不出瑕疵,刮净还常指某人仪容修饰打扮得体干净利索。

个痒:表示讨厌一个人;嫌忽:亦有“个痒”的意思,但一般多指“嫌”意,如“败嫌忽”,就是别嫌少或别嫌不好[送人情时必用语];

老鼻喽:形容很多很多的意思;玄喽,也有很多之意,但玄喽还有表示离奇玄乎惊险的意思。还有“老杠喽,老次喽”,也都是很多的表示。

大约母,大概起,大估景:都是大概,大约,估计,猜测等意,也常简称“约母”或“撒母”。在表示可能也许等或然之意时,与“哄~是”通用,另有“高毛”也是常用之词。对较有把握的估计,则用“八成”表示,如“这事八成是他干的”,也就意味基本是他干的意思。


嘎乎:是邻里或亲属间交往的俗称,“嘎乎的不错”就是关系亲密的意思,而引申为代称“情人”关系,则是近些年受烟台市区的影响所致。

你所:近“算啦吧”意思。如“你所一边去”即滚一边去之意。

打搅赖:本是孩童游戏时不按规则做的意思,素有“打搅赖,输得快”之语,也扩展指耍赖皮的行为;翻小墙:也是原指孩童游戏时翻悔的行为,且特指“东西给人家了又要回去”的情况。进而也扩展指反悔,说了不算等不诚信做法。

糊弄:是草率应付或故意蒙骗的常用语;扎固:是修理的口语,也延伸为捉弄,糊弄等故意调理他人的说法,如“咱扎固扎固他”即捉弄他。

真过雷:即“真”的意思,有陈述与疑问两种句式。如“真过雷?”即“真的吗?”。在黄县,为强调自己说的真实没说谎,常有把自己贬为“儿子”的习惯,如用“儿糊弄你,谁撒谎谁是儿”等表示诚意。

“打”这个字在黄县话里用法也很有趣。黄县话中也说“打酒;打醋;打酱油。”这是因为过去人们生活水平较低,酒、酱油、醋多是散装的,老百姓很少买瓶装的成品。例如,顾客到商店里买半斤酒;售货员就用一种叫“提子”的工具到盛酒的坛子里将酒提出来,再用漏斗装到顾客的瓶子里。售货员在用“提子”到酒坛子里盛酒时,如果动作快了,会发出“嘭、嘭”的声音。所以,在这种情况下,用盛酒、装酒都不如“打”酒形象、贴切。但是现在,人们都是买成品瓶装的酒、酱油或醋,再用“打酱油;打酒;打醋”这种说法就不合适了。
 
“吃饭”黄县话叫“逮饭”; “墙角落”黄县话叫“墙夹箍”;“膝盖”黄县话叫“拨楞盖”;“前额”黄县话叫“眼灵盖”;“藏”黄县话叫“趴”,藏起来叫“趴起来”。玩捉迷藏叫“趴老呒(没有的意思)”;合算、划算,黄县话叫“上算”,例如,这笔生意做得不上算,就是不划算的意思。盒子,一种带馅的食品,类似于饺子,比饺子大,黄县话叫“哈hā饼”。知了,在我们当地按大小不同可以分为四种,黄县话把最大的一种叫“马嘎子”;依次是“无有哇”;“福得了”;“麦吱”。这些叫法基本上是用拟音的方法。黄县的方言土语还有很多,如:“刺挠”是瘙痒的意思。“喜痒”是被人胳肢的感觉。咸菜叫“呱唧”。饺子叫“箍子”。贺新居叫“温锅或踩院子”。

订婚叫“压亲”,结婚叫“将媳妇”,女儿出嫁叫“出门子”。小孩子淘气、顽皮,做一些违反常规的事情,损坏了物体或搞一些恶作剧叫“琢祸”。形容孩子特别淘气、顽皮叫“真琢”。修理叫“扎古”,把车子修理修理叫扎古扎古。搜寻叫“踅摸踅摸”,观察叫“撒目撒目”,估计叫“约摸约摸”。私下里谈话或办事叫“捣古”,如你们俩在胡捣古什么?意思是你们俩在说什么。闲着没事,一天到晚穷捣古,意思即不干正事。“捣古”的另一种意思是修理修理,摆弄摆弄。如这台机器有点毛病,你把它捣古捣古。物体不实、发虚,黄县话叫“渲、通渲”。通渲通渲,包渲包渲,是非常虚,非常不实的意思。

交往叫“噶伙”, “噶伙”的另一种意思是指“情人”、“姘头”。炖、焖叫“烀”,如烀猪头,烀地瓜。刁钻,不讲理叫“搅刺”。赖账,不讲信用,说话不算数叫“打搅赖”。赶快的叫“快搂的”。作风拖拉、行动迟缓叫“抠叟”,特别拖拉叫“真抠”或“抠抠搜搜”。“扣扭,抠抠扭扭”是不紧不满,不知道着急的意思。

蛇叫“长虫”。蚂蝗、水蛭叫“扎心”。蚯蚓叫“曲蟮”。蝗虫叫“蹬倒山”。萤火虫叫“谷熟虫”。蟾蜍、癞蛤蟆叫“疥疤子”。狼叫“犸子”,如砍倒胡黍显出犸子来了,意思就是砍倒高粮显出狼来了。

土坷垃叫“泥(黄县话读mi)箍子”。玻璃球叫“琉琉蛋”,厕所叫“茅坑”,理发叫“剃头”。食物发霉、变质,长出丝状物质叫“丝孬”,或者叫“胰姆”。胰姆味,霉味,发霉的味道。食用油坏了、变质了,叫“胩了”。“胩了味”是指食用油坏了、变质了产生的怪味、异味。

塞叫“楦”,把东西塞进去叫楦进去。弱智、智商低叫“半吊子”。物体失去弹性叫“乏了”。欠债叫“饥荒”,借债叫“拉饥荒”。雄蝈蝈叫“唧唧”,雌蝈蝈叫“乖子”。形容物体很有韧性,叫“艮揪揪”的。形容东西比较硬,叫“硬厥厥”的。形容薄,叫“精削”,形容很薄叫“精削精削”。

开叫“歇”,“歇着门”就是开着门,把门“歇开”就是把门打开。“能软”就是很软的意思,“能软能软”就是非常软的意思。“希古能软”也是很软的意思。“整量”,根本的意思。如甲说,今天太热,乙说,今天整量不热。就是今天根本不热的意思。“

“扒及”,攀附的意思。这个人就会扒及领导。拍马溜须,阿谀逢迎叫“舔腚”。爱打小报告,喜欢在领导面前说别人的坏话,叫“捅毛蛋”。喜欢在领导面前表现自己,叫“鸡毛腚”。“咬毛”,个色、刁钻的意思。
 
吃饭叫逮饭;喝稀饭叫哈(ha<第三声>)饭;醋叫季会;差一点叫希门门(希门门出事,意思是差一点就出事了);碎布条叫普鲁续;花生饼叫麻孙;姥姥叫脑脑;姥爷叫姥义;妻子叫老扑;